首页 >> 新闻频道 >>会展新闻 >> 专稿 | 会展服务企业备受冲击,政府扶持力度加大
详细内容

专稿 | 会展服务企业备受冲击,政府扶持力度加大

时间:2021-08-24     作者:何韵【原创】

《中外会展》杂志2021年9月刊专稿,2021年08月24日稿


服务企业备受冲击,政府扶持力度加大

本刊记者/徐智

广州会展产业商会执行会长何韵告诉记者,此次由南京机场蔓延的疫情对于广州会展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自广州市5月下旬爆发的疫情到7月上旬才结束,而南京机场疫情开始被报道恰逢5月疫情后第一个大展——第23届中国建博会(广州)布展期间。疫情爆发点为机场,很多旅客从南京机场抵到广州,所以7月下旬举办的几场展会真是提心吊胆。

何韵表示,根据原来的展会排期,从7月中旬到9月底广州将举办、复办50多场展会, 其中5月底到6月的延期展会除极少数选择延期一年外、基本都安排在此期间,但被本轮疫情再次打乱。截止至8月16日,广州8月中下旬的展会基本都已公告延期、仅余一场区域性消费类车展,而原定于9月份的暂时依计划举办。如9月4-6日将在广交会展馆举办的第58届美博会及将在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举办的IEAE广州国际电子及电器博览会暨华南电子产品电商选品展,两展现均依原计划开展展前工作。


企业对负增长的承受能力下降

何韵表示,广州会展服务企业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小微企业,资金积累、抗风险能力都相对脆弱。去年疫情爆发后,会展服务企业3月份都正常复工、结果当月颗粒无收,4月份陆续有企业开始采取裁员、按广州市最低标准发放基本工资等缩小企业的用工成本、办公面积等措施,而更多以会议服务为主的机构更是销声匿迹。

何韵认为,对比去年疫情,5月份疫情使会展人的抗冲击能力、心理承受能力变得更低。“今年5月份广州再次出现疫情时,能明显地发现会展人的心态很差:都在担心会展业又像去年那样停摆半年,更有被勾起负面回忆,直接开始减员、降薪。”

何韵表示,对企业主而言,广州5月疫情让大家对整个会展业的期望值变低了很多,而本轮疫情更让大家感觉无助。这种期望值变低并不在于是否有成功的抗疫经验,而是直接跟企业可用的资金挂钩。正常会展期:1-2月是展会的淡季、会议活动的旺季,3月后逐渐进入会展业全面旺季、同时企业进入业绩正增长。对于企业而言,去年上半年都属于负增长,靠以前积累、贷款的资金来维持运作。而到了今年广州的5月疫情、此次全国多地的疫情时,很多企业只能靠去年7-12月的盈利及贷款来维持运作。同时,作为5-8月的会展旺季,服务机构基本已对外支付、垫付大量施工保证金、制作费、业务等成本,因此对负增长的承受能力已远无去年疫情时高。

 

搭建设计服务企业受影响更严重

何韵认为,从整个会展产业来看,受疫情影响最大的应该是会议、活动企业和搭建设计服务企业,少部分展会连续延期两年的展会主办、可用展览面积较低的展馆。

就会议而言,从去年初会议、活动、赛事停摆开始,会议、活动已向线上倾向转移,需要更多的时间方有机会恢复至2019年的半数水平。

而展览行业中,相对有政策扶持的主办单位,搭建设计服务企业受影响程度更是首当其冲。

首先是展会延期产生的搭建溢出费用。展会延期后,有的参展商自身受疫情冲击影响较大,直接放弃当年参展。当季展会的参展商基本已与服务企业已接洽的设计搭建业务,可能仅支付了预付款。而服务企业却已投入了业务员、设计服务、搭建资质、代缴电费、管理费等成本,如涉及月内展会更是已在工厂做好预制件等前期工作,如遇布展前紧急延期就更是雪上加霜了。当参展商明确短期内不再参展,预制件就完全无价值,除非服务企业能短期内重新复用,否则基本是搭建设计服务企业需要自行承担费用,此处更有可能存在疫情不可抗力因素的三角合同纠纷。另外,如果展商继续参展,短期内这些预制件还能存放在工厂;如果延期过长,这些预制件肯定会被拆掉或产生额外存储费用。这些溢出费用在跟参展商的合同中基本是不体现的,因此大部分由服务单位变相承担。商会就这类问题或纠纷于去年7月修改发布了相关指导合同的范本,虽然还没有具体使用效果的统计,但小范围的反馈显示问题依然明显存在。

其次,展会延期后参展商缩减参展面积。假设原来108m2的展位、现在缩小至72m2,在原合同基础上,大家通常会默认108m2的造价更高而产生服务合同金额下调;或因延期发生展位平面布局调整等诸多问题(如展馆调整、展位位置调整、展位开口方向调整、展位内柱等因素),却往往忽视因而产生的“二次设计”、预制件重搭溢出成本等实际问题。尤其是设计费,大部分参展商并没有独立支付设计费用。此类调整所生产的成本费用,除非原定为简易搭建,否则相对成本并没有下降,同样展位面积时更有可能是增加成本,最后这些费用却由设计搭建企业独力承担。

 

市区两级政府支持力度加大

何韵表示,在疫情新常态下,商会在既定的工作安排中也有所增加:如今年4-6月,多次组织会员企业约5000人次完成接种疫苗;全部工作人员、党员支援到核酸、接种志愿服务;涉疫合同纠纷咨询建议;各类展会信息咨询等。另外,自6月起为困难会员牵线银行贷款,在中行人才贷、建行善担贷项目中设立“广州会展产业商会专项贷款”,力保单个会员(法人或股东)可凭信用贷款50万至1000万,帮助解决融资困难等难题。

在政府方面,广州5月疫情发生后,广州市政府就积极出台了相关的会展扶持政策。6月22日发布的《关于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着力为企业纾困减负若干措施》穗府规〔2021〕3号,提出对因配合分级分类疫情防控需要而延期且2021年内继续在广州专业展馆举办的展览会,将对展会举办单位实际发生的场租费用按照10%给予补贴,单个展览会最高补贴可达100万元。

7月16日,广州市商务局再次编制印发《广州市展览活动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操作指引》(第二版),对展会主(承)办方、场馆方、搭建等服务单位、展商和观众的参展观展流程、疫情防控措施等给出指导意见,推动会展业有序复苏。

海珠区也加大了对会展业的扶持力度。在8月2日发布《广州市海珠区会展业高质量发展扶持办法》,指出每年将安排2000万元作为办法专项扶持资金,对会展企业、展会活动及园区等进行扶持奖励。

但何韵也指出,广州市的受疫影响会展政策主要是以补贴主办单位场租为主, 并未有针对展馆、主办单位多次延期所产生的宣传费用及对设计搭建等服务单位的资金扶持。其中目前广州唯一提出对会展服务单位进行最高30万元奖励的政策还是2017年发布的。何韵呼吁,希望政府也要加大对展馆、设计搭建等会展服务企业疫情期间的扶持力度,帮助行业渡过难关、发展壮大。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0-34436686
- 富贵鱼
- 财神
- 福禄
新浪微博
广州会展产业商会 服务号